1996年何塞·穆里尼奥突然成了一个有强大影响力的人

曼联林德洛夫

1996年,何塞·穆里尼奥突然成了一个有强大影响力的人。这个年仅33岁、默默无名的葡萄牙人原本是为英籍教练博比·罗布森做翻译而来到巴塞罗那的。然而,他的角色很快就超越了翻译。穆里尼奥在海滨小城Ses找了一座房子,附近是罗布森家。据穆里尼奥传记的作者帕特里克·巴克莱说,穆里尼奥经常在晚餐时跟罗布森谈足球。罗布森让穆里尼奥把球赛精彩之处写出来。穆里尼奥有一点比他的老板强:他会说西班牙语。罗布森跟球员或媒体交谈时,穆里尼奥在旁翻译。许多人认为,他有时加入了自己的观点。

塞罗那闪电般地给了穆里尼奥教练之职。虽然足球史上赢率最高的教练跟国米一起回城参加周三举行的冠军杯半决赛,但人们并没像欢迎老朋友那样欢迎他。相反,穆里尼奥成了反巴塞罗那的人,一切都跟巴萨对着干。现在他塑造了俱乐部的新形象。

这是前所未有的,因为他在巴塞罗那做翻译的时候本地几乎没人听说过这人。就连俱乐部主席也只知道他是个翻译而已。只有巴塞罗那的教练和队员懂得他的重要性。穆里尼奥吸引了当时的队长瓜迪奥拉,并让所有人信服他是懂足球的。他甚至被允许指导几场友谊赛。巴萨或许是他执教的第一支球队。

2000年,他驱车离开Sges,几乎不为人知地前往葡萄牙执教。四年后,巴萨球迷看到波尔图队赢得冠军杯,并注意到电视画面里出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面孔:“翻译”已经成了欧洲冠军。他们还注意到,他摒弃了巴萨罗那的礼节。巴萨的座右铭是“ more than a club”:俱乐部里所有人都应该服从该信条。但在波尔图夺冠之后的媒体发布会上,穆里尼奥只谈自己。他似乎认为自己“超越了俱乐部”。巴塞罗那以优雅的谦卑为美德,而穆里尼奥太爱炫耀。

在战术安排上他也与巴塞罗那相左。俱乐部的信条是展现美好的足球。穆里尼奥的观念则是“怎么踢并不重要”。他的天才在于发现并利用对手的弱点。何塞·穆里尼奥他说:“如果你开法拉利,我开小破车,要想在比赛中胜过你,我必须扎破你的轮胎或往你的油箱里注水。”

2005年,时任切尔西教练的他回到巴塞罗那,宣称他获得的欧洲奖杯与巴塞罗那有史以来得到的欧洲奖杯一样多。为了表明他对巴塞罗那的“法拉利”了解得一清二楚,比赛头一天他宣布了巴萨队的阵型。他打败了巴塞罗那—主要是因为他看出巴萨当时的左后卫范·布隆克霍斯特不会打阻击,整个城市被激怒了。社会学家可能会说,有些群体通过与想象中的其他群体作比较来给自己定义。对巴塞罗那来说,穆里尼奥就是那个“其他群体”。

2006年切尔西再度来访,巴塞罗那球迷砸他们的球队大巴,嘲笑着说:“翻译!”在这种破碎的关系中,穆里尼奥和巴塞罗那知道如何伤害对方:他定期给巴萨队迎头痛击,而巴萨队则假装看不起他。

实际上,巴萨惧怕穆里尼奥。2008年,两位巴萨俱乐部官员在葡萄牙拜访他,劝说他成为主教练。他本该欣然接受的:不仅能坐拥全世界最棒的队员,还能雪耻。但巴萨最终决定不聘用他。不仅如此,巴萨竟指定他的老朋友瓜拉迪奥为帅。看着现在的瓜拉迪奥,穆里尼奥一定在反思:跟自己走过的路相比,一个球星要登上教练宝座是多么容易啊。

上周两支球队在米兰相聚之前,穆里尼奥往巴萨的“油箱里注水”了。国米的大将韦斯利·斯内德说:“两天的时间里他跟球队谈了至少两个小时。他强调巴塞罗那的优势,并希望我们利用那些优势把他们击败。“国米的中场防卫牢不可破,使巴塞罗那饱受挫折。后来,当巴塞罗那队员抱怨裁判时,穆里尼奥斥责道,“他们应该说国米更强,仅此而已。”他乐于看到巴塞罗那的道德优越感被打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